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

抗美援朝,新中國的立國之戰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  2021-02-22作者: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天然

制圖:張玉佳

    2020年10月20日,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志愿軍老兵朱述元看到自己當年所在部隊的旗幟時老淚縱橫。當日,部分志愿軍老兵代表參觀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陳劍/攝


    2020年10月23日,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大會上,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中央軍委主席習近平評價“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抵御了帝國主義侵略擴張,捍衛了新中國安全,保衛了中國人民和平生活,穩定了朝鮮半島局勢,維護了亞洲和世界和平?!?/strong>

    但在71年前,對于剛剛執政的中國共產黨來說,國家才在戰爭的廢墟上建立起來,當美軍悍然越過三八線,把戰火燒到中朝邊境時,中國“要不要打、能不能打”是擺在面前一場極其嚴峻的考驗。

——————————

    冬日的陽光暖暖地照著雄偉的中國人民革命軍事博物館,21歲的大學生周碩走在參觀人群中,前來“打卡”“銘記偉大勝利 捍衛和平正義——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展廳里肅穆安靜,一面繡著“中國人民志愿軍”七個大字的鮮艷紅旗靜靜張貼在墻面正中央,前方不遠處的空地上,巨大的朝鮮地圖上方,100面鮮紅的番號旗組成志愿軍番號旗陣,吸引著參觀者駐足、拍照。

    這是71年前抗美援朝戰爭期間100個參戰建制單位的番號,其中的幾支部隊于1950年10月19日第一批入朝作戰。隨后的兩年零9個月里,290萬中國人民志愿軍前赴后繼跨過鴨綠江,同朝鮮人民和軍隊一道浴血奮戰,保家衛國,與當時世界上經濟實力最雄厚、軍事力量最強大的美帝國主義展開生死較量。

    “沒有那一代人的英勇犧牲,就沒有我們今天的和平生活?!闭驹谕涞钠礻囅?,身為00后的周碩感到一種“無聲的震撼”。

    “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

    在展廳的一隅,一份《中國人民志愿軍入朝參戰誓詞》和《中國人民志愿軍戰歌》并列展出,泛黃的紙張和模糊的字跡記錄著志愿軍將士不畏犧牲、保衛和平的勇氣與決心。

    在國防大學戰略教研部教授、軍事史專家徐焰看來,“在新中國成立初期百廢待興之際,敢下出兵這個決心,體現出毛澤東對整個國內外戰略形勢的洞察力和過人的膽識與氣魄?!?/p>

    據毛澤東的秘書胡喬木回憶,“我在毛主席身邊工作20多年,記得有兩件事是毛澤東很難下決心的,其中一件事就是1950年派志愿軍入朝作戰”。

    懸殊的國力對比是最大的難題。1950年,美國的鋼產量達到8772萬噸,擁有眾多火炮、坦克與戰機,而中國的鋼產量只有60萬噸,軍隊只有步兵和少量炮兵,更無從談起制空權與制海權。

    但戰火已經燒到了家門口。朝鮮戰爭爆發后,美國總統杜魯門宣布“三管齊下”的武裝干涉措施,即同時出兵朝鮮和臺灣,并派軍事顧問團進入越南。按照毛澤東的說法,這是“三把刀”插來——朝鮮一把插在頭上,臺灣一把插在腰上,越南一把插在腳上。

    從1950年10月1日收到朝鮮黨和政府關于中國出兵給予援助的請求,到10月19日正式出兵,毛澤東反復權衡,多次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和政治局會議進行商議。最終,盡管蘇聯提出不能出動空軍支援,毛澤東和中央政治局還是作出決定,認為“應當參戰,必須參戰,參戰利益極大,不參戰損害極大”。

    徐焰將軍上世紀90年代曾受邀參加蘇聯有關朝鮮戰爭檔案材料的鑒別工作,閱讀戰前和戰時蘇、中、朝三方往來的電報和內部文件,他更加深刻地認識到:“當時如果不敢迎戰,美國侵略到東北和臺灣,隨時可能再發動戰爭,剛建立的新中國又會重陷戰火。但打了這一仗,世界各國從此知道,中國人民真正站起來了,不再是能欺負的了?!?/p>

    “毛澤東說‘打得一拳開,免得百拳來’,是很有遠見的,幾十年后再看解密的歷史資料更會油然而生深深的敬意!”他說。

    1950年10月19日傍晚,黃昏暮色中,志愿軍先頭部隊第38、第39、第40和第42軍悄悄跨過鴨綠江,奔赴抗美援朝戰場。

    22歲的志愿軍戰士呂長浩就走在第一批入朝部隊的隊伍里。70年后,站在軍事博物館展廳里的番號旗陣下,看著老部隊“炮二師”的旗幟,92歲的呂長浩忍不住熱淚盈眶。老人至今仍清晰地記得入朝參戰時的情景,當夜色降臨,對面的朝鮮黑漆漆一片,山脈只隱約能看出一個大致的輪廓,遠處傳來接連的槍炮聲。

    但走上鴨綠江斷橋時,沒人想過害怕。年輕的呂長浩和戰友們心里只有一件事:“戰勝敵人,保衛家鄉?!?/p>

    “打破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當中國人民志愿軍第一批部隊6個軍30萬人入朝參戰時,華盛頓當局和東京的“聯合國軍”總司令麥克阿瑟都沉浸在朝鮮戰爭即將結束的樂觀情緒中。自信而傲慢的麥克阿瑟認為,“沒有任何一個中國軍事指揮官會冒這樣的風險把大量兵力投入已被破壞殆盡的朝鮮半島”,他甚至計劃在1950年圣誕節前結束朝鮮戰爭。

    對中國人民決心和力量的輕視態度,使得美國決策者對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實力和行動計劃都作出了錯誤的判斷,這最終導致了美軍在朝鮮戰場上的慘敗。

    1950年10月25日,進入朝鮮的志愿軍第40軍第120師、118師與向北冒進的南朝鮮第1師、第6師遭遇,打響了抗美援朝的第一戰。這一天,后來被中國政府確定為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戰爭紀念日。

    對美軍的第一次重創,則發生在僅僅6天后。云山戰斗中,志愿軍第39軍官兵以機關槍對大炮、雙腿對摩托車,用劣勢裝備重創歷經兩次世界大戰、號稱美軍“王牌師”的美騎兵第1師。

    如今,印有麥克阿瑟親筆簽名的圣誕賀卡作為戰利品就擺在軍事博物館的展柜里,精致的卡片上寫滿給吃了敗仗的聯合國軍官兵打氣的話。00后大學生周碩看完覺得這“無力而可笑”?!懊绹摱鄽馍佟?,我們‘鋼少氣多’,但志愿軍官兵就是憑借不怕苦不怕死的精神,依靠‘小米加步槍’,打破了美軍不可戰勝的神話!”

    周碩的太姥爺參加過抗美援朝戰爭。小時候,他發現沉默寡言的太姥爺身上有不少戰爭年代留下的傷疤,參觀展覽讓他身臨其境走進那個炮火紛飛的年代,周碩激動地說:“那些疤痕就是老一輩用鮮血和生命獲得的軍功章!”

    展廳的展柜里陳列著傷痕累累、型號各異的機關槍與沖鋒槍,這些歷經戰火洗禮的槍支見證了朝鮮半島上血與火的交鋒。入朝初期,志愿軍裝備短缺,武器被稱為“萬國造”。

    1950年11月30日,第二次戰役中,志愿軍38軍第112師第335團3連在行軍過程中與美軍遭遇,在毫無工事依托的陣地上,與蜂擁而至的美軍展開5個多小時的激戰。因久攻不下,美軍調集了數十門火炮和近20輛坦克對該連松骨峰陣地進行猛攻,并用飛機投下大量凝固汽油彈,高地一時被燒成一片火海。

    然而美軍仍然沒能前進一步。在彈盡糧絕的情況下,3連全體官兵包括傷員在內,帶著滿身的火焰奮勇撲向敵軍,與敵人展開殊死搏斗,這一次,他們最后的武器是槍托、刺刀、石頭和牙齒……

    后來,著名作家魏巍將3連的事跡寫成長篇通訊《誰是最可愛的人》,在國內引起巨大轟動,英勇的志愿軍將士從此被祖國人民稱作“最可愛的人”。

    歷時兩年零9個月的浴血奮戰中,200多萬志愿軍官兵奔赴朝鮮戰場,涌現出楊根思、黃繼光、邱少云等30多萬英雄功臣和近6000多個英雄集體。197653位戰士獻出了寶貴的生命,其中就包括毛澤東的長子毛岸英。

    祖國和人民從來沒有忘記這些為國捐軀的英雄。如今,一張張功臣與烈士的黑白照片懸掛在展廳各處。在第五次戰役的展墻上,并列展出的十位“一級英雄”資料顯示,他們的平均年齡只有26歲。

    不遠處的“偉大的抗美援朝運動”專題展柜中,一份吉林市抗美援朝保家衛國志愿報名統計表,則更直觀地記錄下一批年輕人參軍報國的熱情。在年齡一欄,最大的兩位20歲,最小的一位僅16歲。

    “當時不論老少,都一呼百應。管你對面的敵人有多強大,我們都要打回去,大家一聽打仗全都嗷嗷叫!”曾親歷上甘嶺戰役的老兵呂長浩站在戰友們的照片前,雙眼飽含熱淚。他記得,當時的隊伍中,一部分是身經百戰的老紅軍、老八路,一部分是十幾歲、二十出頭的“孩子”。

    能參戰的就參戰,去不了的就在后方支援。戰爭打響后,黨中央帶領全國人民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的愛國主義運動。工人和農民自發喊起“工廠就是戰場,機器就是槍炮”“要人有人,要糧有糧”的口號加速生產,一位老人將挑水掙的錢捐出以購買武器,全國的小學生則紛紛捐出糖果錢,集資購買“兒童號”飛機。據統計,截至1952年5月底,全國人民捐款達到5.565億元人民幣,可以購買戰斗機3710架。

    周恩來總理當時說:“這是一個空前的、大規模的、全國性的、領導與群眾結合的運動,它的力量將是不可擊破的?!?/p>

    “不可擊破”的精神力量彌補了裝備上的差距。因為中國人民志愿軍的參戰,一度逼近鴨綠江畔的美軍被趕回到三八線附近,最終不得不在停戰協議上簽字。

    接受中青報·中青網記者采訪時,徐焰將軍說,考察歷史可以看出,從內戰演進為國際化的朝鮮戰爭從三八線開始最終又基本回到原地,是以平局結束。新中國進行的抗美援朝戰爭卻是從鴨綠江邊開始,最后取得將世界上最強的對手擊敗500公里的戰果,這是一個無可爭辯的偉大勝利。

    1953年7月27日,朝鮮停戰協定簽字的消息傳來,中國國內一片歡騰。據衛士回憶,當天毛澤東破例在中南海的院內清唱了一曲京劇。而時任“聯合國軍”總司令克拉克則在回憶錄中沮喪地寫道:“我獲得了一個不值得羨慕的名聲:我是美國歷史上第一個在沒有取得勝利的停戰協議上簽字的司令官?!?/p>

    “我們的國家從此今非昔比了”

    在主題展覽反“絞殺戰”專題展柜的最上層,美空軍“王牌飛行員”戴維斯的風鏡和身份牌被并列擺放在那里,如今已殘缺不全。1952年2月10日,當年僅25歲的志愿軍空軍飛行員張積慧擊落這名美軍王牌飛行員時,沒有人想到,“幾乎在一夜之間,中國就成為世界上主要的空軍強國之一”。

    這句話出自美國空軍時任參謀長范登堡之口。戰前,中國的空軍只有一個作戰旅和150架飛機,停戰時已擴充到23個航空兵師和3000架飛機。

    “炮兵則增加到地炮師17個,高炮師8個,其中大部分入朝參加過輪戰?!毙煅嬲f,“短短3年時間,我們的解放軍便由過去的單一兵種作戰,過渡到了現代多軍兵種作戰?!?/p>

    根據中央“邊打邊建”的指導思想,抗美援朝戰爭期間國內還在有效恢復和發展國民經濟,每年的經濟平均增長率高達15%,真正做到了“打仗建設兩不誤”。徐焰說,“以前很多人以為,開戰會給新中國帶來巨大的消耗和損失,其實正相反,我國的國防現代化和經濟現代化建設,都是在這時候奠定的基礎?!?/p>

    在他看來,一個國家在戰時取得如此巨大的發展,關鍵在于正確的領導方向和空前團結的民心?!鞍藝撥娺M北京時,兩萬人就能長驅直入北京,是因為清政府無能??姑涝陂g,美國把除原子彈以外的各種現代化武器都用上了,卻還是被推回到戰爭的起點。一場戰爭,證明了中國共產黨的執政能力,證明了人民的選擇是正確的?!?/p>

    “抗美援朝戰爭無疑是新中國的立國之戰,這一戰打出了新中國的國威、軍威,我們的國家從此今非昔比了?!边@位從軍52年的將軍說。

    2021年春節前的一天,00后大學生秦邦漢來到紀念中國人民志愿軍抗美援朝出國作戰70周年主題展覽現場重溫這場勝利。這名21歲的年輕人站在展館中央刻著功臣與烈士名單的英雄墻前捫心自問:“如果是我,我敢不敢加入其中呢?”

    盡管從小生長于和平年代,對戰爭的理解大多來自影視劇和書籍,但秦邦漢明顯感到,“先輩的熱血也在如今的我們身上流淌著”。他很快得出結論:“毫無疑問,無論在什么年代,英雄精神都不會消逝,后輩也會作出同樣的選擇?!?/p>

    “當年的同齡人用生命換來今天的和平與發展,現在該年輕一輩接手了,我們也會守護歲月靜好?!鼻匕顫h站在英雄墻邊堅定地說。另一名五年級的小學生,則在觀眾留言簿上工整地寫下一句《少年中國說》里的話:“故今日之責任,不在他人,而全在我少年?!?/p>

    在秦邦漢的身后,“實現停戰 勝利歸國”主題模塊的展墻上,1953年停戰后彭德懷的一句話被懸掛在了最醒目的位置——“西方侵略者幾百年來只要在東方一個海岸上架起幾尊大炮就可霸占一個國家的時代是一去不復返了”。

    本期專題參考資料:

    《抗美援朝戰爭史》 軍事科學院軍事歷史研究部著 軍事科學出版社

    《朝鮮戰爭》 王樹增著 人民文學出版社

    《中國共產黨的九十年》 中共中央黨史研究室著 中共黨史出版社

    《毛澤東與抗美援朝戰爭》 徐焰著 解放軍出版社

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鄭天然 來源:中國青年報

責任編輯:趙飛鵬,堵力,陳劍
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