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

“接一個,活一個,壯一個”

三千孤兒入內蒙 不分民族寫大愛

中國青年報客戶端  |  2021-03-23作者:中青報·中青網記者 石佳


    放羊、接羔羊、打草……幾十年來,作為內蒙古自治區錫林郭勒盟西烏珠穆沁旗一名普通牧民,這是吳智華每天生活的常態。

    穿蒙古袍、說蒙語、吃手把羊肉、喝奶茶,生活在蒙古族家庭,吳智華的樣貌、舉止已與草原牧民全然相同。

    實際上,吳智華出生于上海,她有一個特殊的身份——“國家的孩子”。

    今年3月5日,習近平總書記參加十三屆全國人大四次會議內蒙古代表團審議時,提到“三千孤兒入內蒙”。吳智華就是這“三千孤兒”中的一名。

    1959年至1961年是新中國史冊里凝重的一頁,災禍、饑餓席卷全國。上海、江蘇、浙江、安徽等地的孤兒院里聚集了大量孤兒,這些孩子普遍營養不良,面臨疾病和死亡的威脅。

    當時負責婦女兒童工作的康克清同志,心里牽掛著這些孩子,夜不能寐。在北京的一次會議上,康克清遇到了內蒙古自治區人民政府主席烏蘭夫,請他幫忙支援些奶粉。

    烏蘭夫連聲答應,但他想,送奶粉能解決孩子多長時間的問題呢?他提議把孤兒接到內蒙古自治區來,轉送給當地的牧民收養。他們把這個想法匯報給周恩來總理。周總理欣然同意,并一再叮嚀:“要把工作組織好,把孩子安排好!”

    就這樣,一個重大決策在內蒙古自治區化成一場場愛心接力行動。

    1960年,來自上海、常州等地保育院里的孤兒,前前后后,差不多有3000名,他們坐上一列列北上的火車,跨越大半個中國來到內蒙古。

    “接一個,活一個,壯一個?!睘跆m夫的指示簡明果斷。內蒙古自治區衛生廳牽頭,安排人力、財力,部署接運孩子。凡有接待孩子任務的盟、旗,立即成立保育院,在孩子到來之前做好一切準備工作。

    在內蒙古自治區檔案館,有資料真實記錄了1960年“三千孤兒”北上的歷史?!?960年移入兒童設備購置費明細表”中,寫著小木床、小毯子、小桌子、小椅子、便盆、澡盆、枕頭、毛巾等物品。

    吳智華記不清是哪一年來內蒙古的,也不知道當時自己幾歲,“養父母就當我是1959年出生的”。20歲以前,吳智華并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直到21歲,她才從養父母口中得知自己是被收養的。

    生活在內蒙古自治區烏蘭察布四子王旗的寶德,和吳智華有著相同的身世。1960年,寶德和其他27個孤兒一起被送到四子王旗的保育院。

    在那個特殊的年代,這28個孩子的命運與一位名叫都貴瑪的普通牧民緊緊聯系在一起,都貴瑪成了他們共同的額吉(蒙古語母親的意思——記者注)。

    由于念過書,做事認真,都貴瑪被選作保育員,年僅19歲的她擔負起照看28個孩子的重任。

    一接到孩子,都貴瑪給他們全部換上了新衣服。這是蒙古族的傳統習俗,給孩子穿新衣,意味著他們將在草原上重獲新生。

    在四子王旗保育院調養了4個月后,這28個孩子被都貴瑪帶回腦木更蘇木保育院。

    夜里,28個孩子的哭聲此起彼伏,都貴瑪索性把小床擺成圓形,以便于照顧到更多的孩子。當保育員的近一年時間里,都貴瑪吃不好、睡不好,全身心撲在孩子身上。

    1961年春夏之際,當地沒有子女的牧民家庭,開始陸續收養這些孤兒。每個家庭來領養孤兒時,都貴瑪都要逐個介紹孤兒的身體情況、個性習慣,交待撫養方法、注意事項。每一次和孩子分開,都貴瑪都難以割舍。

    同年,寶德被當地一戶蒙古族家庭收養。在寶德的印象中,父母十分疼愛自己,并沒有隱瞞她是上海孤兒的事。那個年代能上學的孩子不多,寶德卻讀了8年書。由于舍不得家里唯一的女兒,父母在寶德20歲那年給她招了女婿。成親那天,家門口堆滿了禮品,屋前屋后站滿了親友。

    2006年,逢烏蘭夫誕辰100周年,“三千孤兒”中的許多人受邀來參加聚會,當年送來四子王旗的28個孩子中有20多人也在其中。這次盛大的聚會,讓寶德和其他“國家的孩子”有了聯系,日漸熟絡起來。

    如果當初沒有來草原,自己會有怎樣的命運?吳智華想著,如果不是被送來草原,“自己也可能活不下來,餓死了”。她從心里感謝“草原母親”接納了他們、養育了他們。

責任編輯:李立紅,張凌,惠瀅
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