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

中新時評:不是中國不尊重美國,而是美國不尊重自己

中新社  |  2021-04-12作者:肖欣

美國知名專欄作家托馬斯·弗里德曼近期發表在《紐約時報》上的一篇文章引發激辯,該篇題為《中國不再尊重美國——合情合理》的文章通過系列事實指出,中國看到問題并解決了問題,而美國社會在分裂和爭吵中就是做不成事請。

一石激起千層浪。盡管經過篩選屏蔽,文章評論區仍有數千條留言,反對者抨擊作者替中國說話;支持者則認為,文章切中了美國社會痛點;也有人反問,“為什么中國以及其他國家非要尊重美國?美國憑什么受別國尊重?”

這是個好問題。似乎對美國而言,受他國仰視才是正常的,平視都難以接受,可謂十足的“自戀”。

美國陸軍退役中將、前總統國家安全事務助理麥克馬斯特就曾撰文直言,美國外交政策在冷戰后陷入“戰略自戀”,認為“自由民主將不可避免地擴張”,篤信其“舉世無雙的軍事實力足以戰勝任何潛在敵人”。

近年來,尤其是特朗普政府執政以來,“美國自戀主義文化”已成為國際社會心理學界的研究熱點。心理學理論認為,自戀者極度害怕暴露缺陷,又十分擅長文過飾非,用想象自己的完美來補償自體的缺陷,由于幻想中的“完美”并不存在,其策略注定失敗。此時,自戀者又常用歸咎他人、向外發起攻擊來逃避失敗的苦楚。

“戰略自戀”驅使美國傾向于按照自己的意愿而不是實際情況來研判問題,以民主“傳教士”、人權“教師爺”、國際“警察”自居,從其在中東地區發動戰爭到美國內金融危機爆發,再到新冠疫情混亂應對,屢屢作出戰略誤判,留下斑斑劣跡。

在歷史上,美國近代以來霸權的確立離不開殖民掠奪,其“政治優勢”可謂血債累累;

在當代,美國在伊拉克、利比亞、敘利亞、阿富汗等國以“民主”之名輸出動蕩和戰爭,導致人道主義災難,恐怖主義滋長;

在美國內,至今存在全面的、系統性、持續性的種族主義和白人至上主義,所謂自由平等在實踐中暴露諸多缺陷,以致民怨鼎沸;

在國際和多邊場合,美國奉行“美國優先”,大搞單邊主義,踐踏國際政治經濟秩序,為轉移國內矛盾急于聯合盟友遏制中國,招致諸多批評……

揭開美國虛假的“完美形象”不難發現,其“戰略自戀”所極力粉飾的,是歷史上無法回避的缺陷和現實中逐漸失落的勝任感。不是中國不尊重美國,而是美國不尊重自己,也不尊重其他國家。

其結果是,“國際力量對比一直在向不利于美國的方向轉變”,麥克馬斯特指出,“這種轉變在很大程度上是我們自己造成的”。

至于如何自重?中國官方不止一次建議美國“反求諸己”,麥克馬斯特呼吁“必須在國內重建信心”,弗里德曼也稱他撰文的目的是讓美國人明白,“中國真的重視國民教育、建設基礎設施、在商業和科學領域采取最優做法,在提拔政府官員時任人唯賢。如果我們不能在這些方面與中國平起平坐,那么譴責中國將毫無作用?!?/p>

美國哈佛大學肯尼迪學院教授斯蒂芬·沃爾特在《外交政策》雜志撰文指出,美國必須明白,美國及其盟友獨自制定國際規則并讓其他人來遵守的時代將一去不復返,未來沒有任何一個強國可以單獨制定國際規則,中國崛起給了其他國家更多選擇。

不僅如此,美國還須明白,中國的發展從來不為迎合誰,也沒興趣像弗里德曼所揣測的“在你們自己的游戲中擊敗你們”,中國的發展立足自身,承載著億萬中國民眾實現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海內外中華兒女期盼民族偉大復興的心愿,其出發點和落腳點都與美國無關。過度關心是否被中國尊重,正是美國虛弱自尊的投射。

美國更須明白,中國在不斷取得發展成就的過程中,始終奉行獨立自主的和平外交政策,向世界提供了可借鑒、可共享的中國智慧、中國方案、中國機遇。中國在全球范圍內受到越來越多的歡迎和尊重,恰是因其展示出自身成功與美國無關的可能性與自信。

如果美國能明白,問心無愧、坦蕩磊落地尊重自己、平視世界,無需從他國的目光中尋找存在感,“中國是否尊重美國”也將不再是其困擾。

責任編輯:任昊
家庭教师小春H情色图